寂寞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封閉自己的心,靜靜的傾聽,什麼也不表態。
這,或許只是劣根性。
  • 239166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豪同人】織太短篇集

 

最近靈感+愛爆發,寫了幾篇超短篇
所以一起發

為 文豪野犬 織田作之助x太宰治 的CP 同人文

BL,請注意。不能接受者請不要再往下閱覽。



此篇收錄幾篇短篇(其實是懶得建立新的文章只好貼一起(((#
單選題
傷(キズ)
Hungry
無題(BE)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織太】單選題

前幾天在噗浪看到的,靈感來源取自@SakawaRin530

原噗網址 

【織太】
「織田作,你覺得咖哩重要還是我重要?」
「都很重要。」
「那如果只能選一個呢?」
「…………………」

----------------------------

角色OOC可能有

突發的小短文,我心中的織田作永遠最帥了(閉嘴
 

沒問題請往下

↓↓↓

 

  「吶,織田作,問你個問題。」不知道是第幾次凝視著織田作吃著咖哩的側臉,太宰托腮發出疑問,下一秒如他預想的,織田作朝他投來疑惑的目光,但還是點頭讓他繼續說下去。
  「你很喜歡咖哩嗎?」太宰這麼問,然後果不其然地織田作點了點頭。
  「那我跟咖哩,你覺得哪個重要?」太宰故作嚴肅地問了這個問題,接著靜靜地望著織田作。
  織田作先是停下用餐的動作,看了他一下,似乎是在確認他這個問題的認真度,接著開始埋頭苦思起來。
  太宰治在心中暗自開心地竊笑著,像是個剛得到新玩具的孩童般。哇當真了當真了,真好奇織田作會做出什麼樣的回答呢~

  織田作總讓他感到無可奈何,其中之一便是他總是做出會讓他感到意外的舉動。雖然隨著相處時間拉長,他也逐漸能猜到對方的行動模式。
  但織田作果然還是那個會讓他感到驚喜的人。
  所以才難以移開目光嗎。
  哦,看來得出結論了。見織田作停止苦思望向他,太宰這麼想道。
  織田作的眼睛總是十分沉靜,卻不失精神,而他所注視的這個世界,更是熠熠生輝。
  明明對太宰來說只是個氧化的世界,卻在不知不覺中因為織田作而變得閃閃發光。
  「你比較重要。」織田作的語氣堅定而不做作。
  「誒確定?你不選咖哩嗎?」一遇到不自信的時候就裝傻塘塞,不肯面對自己自以為是的推測,就怕自己會失望。


  「咖哩到處都有,但名為太宰治的人,卻只有我眼前的你而已。」
  語畢,織田作繼續低頭跟所剩不多的咖哩奮鬥著,絲毫沒有自覺自己說出了什麼不得了的話。
  而太宰則是撇開了頭,故作鎮定地向櫃檯說:「老闆,麻煩再給我個蟹肉罐頭。」

  「好的,請稍待片刻。」老闆淡定地擦拭桌上的空杯,接著著手準備眼前這名老主顧的餐點。
  而那位老主顧當下所露出的燦爛笑容,便是今日最好的酬勞。老闆如是想。
  殊不知,那是太宰被織田作這個人吃死死的開端。



  FIN


  沒頭沒尾地結束了。只是個短打,題目有很多想法(下收名字備案與糾結
  ①二擇一 →咖哩與太宰的二選一 所以(誒

  ②我眼中的你 →兩人眼中的彼此,而且文中也有互相對視的鏡頭(有夠偷懶

  ③單選題 →對織田作來說,不管選項有幾個,他的答案從來都只有一個(被甜炸所以立馬定案為標題


  嗯,希望藉由動畫能讓我有更多織太HE糧食TTTT 從約半年前看了小說二集後就等到現在(((要求太多

  很喜歡織田作不做作且總是若無其事投直球的態度(完全太理所當然的態度超級棒//////////// 
  織太股,到底會不會漲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自己的節錄原噗






【織太】傷(キズ)


角色OOC可能有

小短篇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真人真事改編(??

真希望每天的自己都能這樣為了二次院的愛高產糧食
 

 

沒問題請往下

 ↓↓↓ 

 

傷(キズ)

 


  「啊、痛痛痛……」因疼痛而痛呼出聲,本來還想往後縮的太宰下一秒就被負責上藥的友人輕按住肩膀,友人眼底還透露著『不要妨礙上藥』的困擾神色,「沒辦法,真的很痛嘛……」
  「……」拿著棉花棒與碘酒專注幫黑幫幹部上藥的織田作只是靜靜地看了他一眼,說了句像是忠告的話語:「知道痛的話就不要去激怒敵人。」
  太宰的言語攻擊他也算是有所耳聞,他很擔心太宰總有一天會因此自食惡果。
  ……雖然太宰總笑著說要是真發生什麼,中也肯定是第一個來幸災樂禍的人。
  織田作不太確定黑幫的中原中也是個什麼樣的人,在他的印象裡那是個很優雅的人(他當時這麼跟太宰說,太宰笑到從椅子上跌下去,雖然他不知道笑點在哪裡,但能讓太宰開懷大笑大概也算是件好事吧),能因太宰所說的話而氣急敗壞到形象全無,只能說不愧是太宰吧。

  「這個是踩到香蕉皮滑倒造成的啦……痛、織田作你能不能再溫柔些?」
  織田作完全不想去問要怎麼跌才能膝蓋破皮流血成這樣,而且還附帶著一塊不小的紫青色瘀青。
  甚至在下巴也有一點破皮,這是臉著地嗎?
  雖然是這樣想著,但織田作仍有聽見對方說的話,手上的力道也因此放得更輕。
  他會擅長處理傷口,不僅是因為自己身在黑幫之中,幼時自己身上的傷口也是自己照料,長大後因扶養戰後遺孤而使他變得有點人情味,再加上這位友人的時常負傷,讓他對於醫藥箱的使用方式越發熟練——但這樣熟練起醫藥箱卻只會讓他感到心情複雜。

  眼前的男人,太宰治,明明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幫幹部之一,卻總是受一些讓人費解的傷——還通通不是敵人造成的。
  「剛摔到這幾天或多或少還是會痛,你要注意不要碰到水。」邊把棉花棒置於一旁,撕開紗布貼在患處,織田作這麼叮嚀著。
  「織田作像爸爸一樣!」太宰一看痛苦的上藥過程告一段落,又開始胡言亂語了。
  織田作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就是總拿對方沒輒。
  「我會多留意的啦……」像是察覺到織田作的情緒,太宰扁扁嘴這麼說著,不得不說此時的太宰才有著更符合他外表年齡的樣子。
  「我可是黑幫幹部的太宰治,受點小傷沒事的啦!」說到此他還咧開嘴笑了笑,卻扯到面上的傷口,下一秒就痛得呲牙咧嘴。
  太宰治,黑幫幹部,超級怕痛,而且還超級不耐痛。織田作默默在腦中這麼想道。
  織田作伸出手,本來像是想撫平對方面上疼痛所產生的皺摺,但最後卻落在頭頂上拍了拍,「好看的臉都要被你糟蹋了喔。下次小心點吧。」
  在太宰因為他的舉動愣住的同時,織田作像是完全不覺得自己的動作有什麼問題般,收回手起身開始收拾醫藥箱,一邊還逕自這麼說下去:「算是替你的粉絲後援會的人想想吧。」
  太宰的臉長得不差,或許該說出眾,明明是可怕的黑幫幹部之一,外表看上去卻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少爺,即使處事風格令人畏懼,但仍能吸引不明事理的可愛女性關注。
  織田作認為這樣的人即使有粉絲或是愛慕者也不奇怪。

  「誒誒誒,難道織田作也覺得我的臉不錯嗎?呀——身為帥哥真是罪過啊~」太宰總是以輕浮的話語掩飾他當下的心情,現在也是如此。要是織田作現在回過頭的話,也能立刻明白這點的吧。
  「嗯,喜歡喔。」在太宰覺得自己面上的熱度正以自己認知中最快的速度散去的同時,織田作又說了會讓他下一秒面上升溫的話。
  「誒?」太宰治只來得及發出疑惑的單音,卻無法控制面上驟升的熱度。
  「我挺喜歡的,你的臉。」單純的以為對方只是沒聽清楚的織田作回過頭,再一次的複誦剛剛說的話,接著就轉回去把醫藥箱放回架上。
  「…………是嗎。」
  「嗯。」不懂為何太宰的聲音會突然變小,但織田作還是一如往常的給予肯定的答覆。

  距離織田作發現太宰的耳朵發紅,還有300秒。
  這一次,果然還是織田作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呢。


  FIN

作者廢話:

  我是摔車受傷,而且也沒有這麼溫柔幫我上藥的人TTTT (((在家乖乖自己上藥,去學校就去保健室報到的人←
  希望我的悲慘經歷能夠換來織田作在同人世界的甜甜HE(合掌
  不得不說天然最強呢!(織田作限定
  覺得在我心中,織田作儼然成為了講肉麻話而不自知的天然角色wwwwww  
  希望OOC沒有很嚴重(合掌)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另外說一下,我不太確定那時候中也在哪裡,是『中也跟太宰已經認識,已經是互損模式』的設定(避免出現BUG只好自己先說←






【織太】Hungry


2016.10.21 (請原諒搬文不勤奮首發都放在LOFTER跟節錄噗的我



Hungry

 

織田作x太宰 突發短打

 

 

 

 

  太宰的千奇百怪自殺法仍在持續。

  這次他選擇餓死,雖然是最為簡單(只要不進食就可以),卻帶有痛苦的死法。

  起初不太習慣,但餓久了卻會麻痺,並且變得更為精神,不吃東西也沒問題的狀況,這讓他感到很新鮮。

  不過這個自殺法總有停止的時候。

  應該說,被停止下來。

  在他空腹喝下常去的酒吧裡的酒的下一秒,帶給胃的負擔不僅讓他想失去意識,而他也真的放飛了自己的意識。

  先注意到他的異狀的則是身側的織田作。

  他聽見對方帶著疑惑喚他的名字,並在他下一秒從椅子上倒下的瞬間穩穩地接住了他。

  ——真是便利的異能呢。這是他意識跌入黑暗深淵之前,腦中所浮現的一句話。

  接著織田作擔心的神色與安吾驚慌的表情就被他拋諸腦後,他心安理得地不省人事了。

 

  醒來時,聞到了好聞的味道。

  睜開眼睛,發現的是織田作擔憂地守在床邊的情景,一邊的床頭櫃上還有剛熱不久的粥,能看見碗裡冒煙的現象。

  「請了認識的醫生來看過,說是過度疲勞跟飢餓。」織田作鎮定地向剛醒來的太宰說明情況,並將碗隔著一層隔熱布遞過去給對方,以免太宰因太燙而翻倒。

  織田作隨口問了太宰這次餓肚子餓了多久,進食中的太宰只騰出手比了個三,織田作就瞪大眼睛。

  「三天?」

  「……」其實他只餓了三十個小時。太宰沉默的嚼著粥,思考著該怎麼跟友人說明這是他新的自殺手法,好讓對方安心。

  「……幹部的工作,這麼忙嗎?」對方詢問,他含糊地表示還好。畢竟他還有餘裕可以自殺,大概不能算忙碌。反觀自己,中也現在才是忙到爆炸吧?畢竟剛剛織田作向他說明,因為『病倒』所以首領表示最近太宰君的工作會移交給中原中也,讓他安心休息。

 

  感覺都能想像中也聽到消息之後暴跳如雷的畫面。太宰心想,並抱持著愉快的心情吃完了他眼前的這一餐。

  看著織田作擔憂的神色,他決定果然不要選餓死這種自殺手法了。

  並決定最近還是賴在織田作家裡蹭飯吧!

  而正在盯著友人吃飯的織田作,是不會察覺太宰腦中的如意算盤的。

  就算察覺了,也肯定只會寵溺地摸摸他的軟髮,並答應下來吧。

 

 

 

 

  THE END

 

 

 

  後記:

 

  「說起來……織田作,你是怎麼把我帶來你家的?」太宰坐在廚房的餐桌邊,盯著在廚房洗碗的織田作這麼發問道。

  「搭安吾的車過來的。」織田作沒有多加思考就回答了。

  「那我是怎麼進屋的?」

  「公主抱?」織田作似乎不太確定正確名稱,導致他回答的時候有點遲疑,但他還是很認真地做了說明:「因為你倒下之後無意識一直抱著肚子,我判斷你可能是肚子不舒服,所以我選擇盡量不要壓迫到你腹部的動作。」

  畢竟要是用扛米袋的動作把太宰扛起來,他說不定真的會因為太難受而吐也說不定。

 

  「怎麼了嗎?」見太宰沉默下來,織田作疑惑地提問。

  「不,只是深切體會到自己是被愛著的而已。」太宰隨口說道。

  「?」織田作對這樣的內容感到疑惑,回過頭看了太宰一眼,惹來太宰的詢問。

  「怎麼了嗎?織田作。」

  「不,只是覺得……」結束洗碗工作,織田作擦乾手,一邊像是困惑般地投出直球:「你不是一直都被愛著嗎?」

  「……什麼?」太宰像是沒聽清般瞪大眼睛發出詢問。

  「周圍的大家,都很喜歡你,不是嗎?」織田作再次重複著他長時間觀察下的結論。

  「不不不,那是對身為幹部的尊敬啦!」太宰無奈地搖搖頭,沒想到比他年長閱歷豐富的織田作居然會不知道,真讓他意外。

  「不認識你的人,跟你交談後也會變得很喜歡你不是嗎?」織田作不解地詢問,那個在街上裝年輕跟年輕人搭訕的人不就是眼前的幹部嗎?

  「……那是因為喜歡我的臉,」太宰有些無奈地說著,接著又恢復胡言亂語的說話模式:「沒辦法,人帥就是會有這種煩惱。」

  「我知道你是幹部,也尊重你的工作,但對你本身,倒沒有敬畏的感覺。」織田作像是在斟酌用詞,只是內容還是讓太宰不免失笑抱怨。

  「喂喂喂,這種話在當事人面前說……」沒問題嗎還沒說完,卻被織田作的話所打斷。

  「但至少我對你的喜歡,跟身份什麼的完全沒有關係。」

  「…………………」太宰被直球擊中,就這樣陷入沉默,不過仔細注意的話,能看見他的耳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紅。

 

  待織田作察覺太宰異樣的沉默而轉身還有10秒。

  距離太宰以「肚子還有點餓口有點渴」塘塞過去,還有25秒。

  距離織田作發現太宰越發紅潤的耳朵以及口是心非還有40秒。

 

 

 

  THE TRUE END

 

 

 

  作者廢話:

 

  嗯,恭喜織田作將擦邊球順利擊成了全壘打。(誒

  果然有些台詞,交給天然呆就絕對會有意外成效www

  這篇有點不明所以,覺得人物越來越難抓是因為第二季黑暗時代快結束所影響的嗎TTTT(負能量累積中)

 

  因為先行預告太宰跟織田作的語氣都超冷,導致有點難寫出甜(沉痛

  只好期待下一篇(還在進行中),那篇是我個人內心理想的織太(喂)BUG很多(自己先預警),敬請期待(不要亂打廣告#)

  取名無力,所以就使用一開始肚子餓所定的題目 Hungry (笑)

 





【織太】無題(BE)

2016.10.27




 
*因為看到大家都在說,與謝野醫生要是能早點出現,織田作或許有救的話題,只好來試著寫個短短的刀。
*OOC自行注意,與原作設定不符的部分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喂
*是織太,BE,這次沒有後記HE,是完全的短短BE
 

 
確定沒問題即可往下↓↓
 
 

 
  太宰治推開偵探事務所的門扉,裡面是簡單的辦公室陳設,幾名員工規律地忙碌著,紙張則成冊的夾在資料夾並用紙箱收好,看上去就是個普通的職場。
  或許意外地適合自己。他這麼想。
  其實剛進來偵探社,他也沒有跟誰熟捻,只是大概記住臉跟名字,畢竟這些人對他來說都只是『同事』,無須多加熟悉。
 
  『能做拯救人的工作嗎?』這是他當時加入偵探社的初衷,到現在仍未改變。
  他想他不會再遇上什麼能讓他慌了手腳的事情,畢竟他唯一的朋友已經死了,已經不會有什麼事情能夠使他動搖。
  他只是被獨自留在世上,只能不斷尋找著死亡的方式,直至死亡來臨。
  目前他除了社長,就只見過國木田,那是他的指導員,是個十足的完美主義者,但也非常好懂。
  與之相反,社長給他的印象就是個長輩,沉默寡言,對什麼事情都不會多加干涉,這點跟種田先生所形容的完全吻合。
 
  過了幾天,他見到了社內很常提到的那位『醫生』。那是位精明幹練的女性,俐落的短髮,還有漂亮的蝴蝶髮飾,她從善如流地與社內員工道早,一手拿著樓下買的咖啡,自然地走到會客室看報紙喝咖啡。
  「看傻了嗎?太宰。」國木田在一旁喚他,讓他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那位是……?」太宰沒理會國木田的揶揄反問。
  「與謝野晶子,是社內的醫生。我們都尊稱她與謝野醫生。」國木田如此介紹道。
  「她也有異能嗎?」
  「有,是治療的能力。」國木田推了推眼鏡,「能力名『君死勿給』,能夠完全醫治好重傷瀕死的人,是社內很珍貴的異能者。」
  「……完全醫治?」太宰皺起眉頭,他搞不清楚自己心裡是什麼想法,但他覺得自己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對,任何重傷瀕死的人都能醫治。」國木田誤以為太宰是不相信,不由得又給他解釋起來,「不管是什麼樣的傷勢都能完全治癒,只是小傷的話就得打到半死才能治療了。」
  雖然國木田的後半句有點駭人,但當下的太宰無心關注。他像是被自己的思緒所影響,陷入了沉默。
  那天太宰是如何結束對話的,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只記得,當晚他難得地做了惡夢。
 
  其實該說是好夢才對,難得夢到了故友。
  但他在夢中卻不斷地在哭泣。
  胸口感到脹痛,堵堵的,十分難受,卻無法言說。
  啊啊,真是浪費,難得能見上一面的。他這麼想著,明明不願將時間都貢獻給眼淚,眼眶卻不由自主地不斷溢出水分。
 
  他聽見自己在夢中哭得乾啞的聲嗓喊了織田作的名字,夢境中的織田作依舊有著不慍不火的目光與對他的寵溺,像是沒有時間限制般靜靜地待在他身邊。
  「我今天遇到了,用治療來救人的異能者。」
  「能夠將瀕死的人救回來的、異能。」
  明明不願哭泣,在夢境中舌頭卻像是不屬於自己般顯得無比生硬,他連說話都顯得艱難。
  織田作「嗯」的應聲著,在純白的夢境中顯得異常清晰。
  「為什麼,自己沒能早點遇見擁有這樣能力的人呢?」
  「我這幾年,活著都在幹嘛呢?」
  「有時間研究自殺,卻沒辦法找到一個能夠救活你的醫生。」
  「我還真是……不像樣呢……」
 
  「太宰。」夢境中的織田作開口喊他:「不是的。」
  「你做什麼都足夠努力,這不是你的問題。」
  「而且,硬豆腐,我是真的很感興趣啊。」太宰聽見織田作露出無奈的表情,笑著說,表情似是有些懷念。
  「太宰,放過你自己吧。」織田作的聲音帶著些許無奈。
  「我需要的,也僅僅只是你偶爾的懷念罷了。」
  「別被過去困住了。」
  「向前走吧。」
  語畢,太宰感覺到自己被向前輕輕地推了一把,促使他往前跨了一步。
  但他卻像是突然意識到一般對當下感到驚慌。
  不、等等!他還有想說的話、還有很多很多事想告訴他!即使只是在夢境。所以,還不要、至少現在還不要醒來——
 
  太宰醒了過來。
  夜半三點整。
  他眨了眨眼,明明夢境還記憶猶新,他的眼睛卻異常乾澀。
  他這才想起來,他的淚水早已在那天與故友的生命一同乾涸。
  他笑了起來。
  他忘記了哭,但還記得怎麼笑。
  他也只記得笑了,故作鎮定的笑,這樣究竟有多可笑只有他明白。
 
  夢境中織田作所說的話還在耳中迴響,太宰覺得那只是他想讓自己好過才捏造的夢境,織田作才不會、才不會……
  「織田作你這個笨蛋。」低罵了聲,太宰將臉埋進枕頭裡,心想著織田作搞不好真的會說那些話。
  即使已經離開,太宰還是很清楚他的個性。
  即使輪廓都已經快要模糊在記憶裡,他還是想用生命努力去記憶。
  夢境裡在哭泣時輕撫他的頭的手掌,以及在最後朝他背後輕推促使他向前一步的手,都像還留有餘溫一般,記憶猶新。
 
 
 
  THE END
 


  作者廢話:
  嗯,我果然不擅長BE,感覺描寫上很難,而且我也討厭痛苦的事情,要是為了寫而帶入自己遇過悲傷事情的情緒,感覺就會很難寫下去,果然還是就這樣就好了(遠目
  我本來就是主打HE的啊,所以就真的只是,短短的刀【。
  標題無力這次就不想了,早點洗洗睡了,睡前一小刀,祝大家好夢。
  最近打梅露可的日本伺服暴走遊戲,傷害值不夠 光打一次才1千萬啊進度超級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