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封閉自己的心,靜靜的傾聽,什麼也不表態。
這,或許只是劣根性。
  • 239166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CCA13區監視課同人】獨佔欲

 


  ACCA13區監視課同人

  CP:尼諾 x 吉恩˙奧塔斯(ニーノ x ジーン・オータス)
  些許尼諾→吉恩,標題下得很病,寫完我發現我筆下的尼諾沒有跟蹤狂氣息只有忠誠屬性(欲哭無淚
  劇透範圍至動畫第二集。

  以上幾點可接受即可往下閱讀↓↓   不能接受者請不要再往下閱讀,謝謝。




 
  ﹡全部的第三人稱都是以尼諾為出發點的視角
 

  獨佔欲

 
  結束今天的當地取材,他看了下時間,這時間他那所屬ACCA監察課的友人應該也到視察地點了。
  FAMAS,是個挺遼闊的地方啊,之前取材時有去過,那個地方挺安定的,視察或許能很快結束吧。
  ……不,依照他友人那容易被捲進事件的體質,或許這次視察也會發生什麼突發情況也說不定呢。
  吉恩·奧塔斯,他的友人,在離開校園之後就晉升為他的酒友,平時只要有時間就會與他相約喝酒,順便聊些生活上的事。
  約喝酒是在明天傍晚,還有一天半的時間,他該怎麼打發時間呢?邊這麼想著,他收起相機騎上機車,朝遠方奔馳而去。
 
  隔天,吉恩結束了FAMAS的視察歸來,當時他剛收到監察課取消廢除的消息,順帶也得知了監察課半年內就得轉遍十三區的視察日程草案內容。
  接著他接到ACCA五長官格羅蘇拉的監視要求,希望他以內務調查課內部調查員的身份去監視吉恩·奧塔斯。
  看來取消廢除跟監視有所關聯。
  果然又被捲進麻煩事了啊,吉恩。
 
  傍晚一到常去的酒吧,不久吉恩就到了。在他喝著酒時身側的友人像是在找什麼似的,面無表情地摸著身上的口袋,他不免開口詢問:「怎麼了?」
  「沒什麼。」叼著菸,吉恩這麼回答。
  才不是沒事吧。望著對方的臉,注視了對方三十年,他能分辨出這是打火機弄丟之後的焦躁反應。
  「要幫你找嗎?打火機。」他無奈地放下酒杯這麼說道。
  「你怎麼……」知道?
  望著對方意外的神情,他勾起唇角:「你會慌張,除了是打火機弄丟以外不做他想。」
  友人可是蹭菸有名的,叼著菸三秒內肯定會把火點上,若沒有馬上點上,有八成可能性是打火機不見了。
  「那就拜託你了。」吉恩扯開嘴角這麼說道,同時不甘願地把菸收起,看來他得忍耐到找到打火機為止了。
  「小事。喝酒吧。」邊說他邊找來服務生加點酒。
  他的酒量不錯,反觀吉恩倒是酒量不太好,每次從酒吧出來對方總是腳步虛浮,嚴重的話在喝的時候就會胡亂說一些平時聽不到的話,像是對ACCA的誰的觀感,或是本部長的話題。
  那也挺有意思的,所以久而久之他就養成了幫吉恩倒酒的習慣,畢竟每次倒滿,對方總會下意識拿起杯子接著喝,完全助長他的壞習慣。
 
  在廣場前吉恩跟名為諾特的同事並肩坐在樹蔭下的木椅上,同事很認真地聽著嚮導小姐對ACCA的介紹,能看出對方對工作的熱忱程度,反觀吉恩則是興致缺缺,一如往常的慵懶模樣。
  那是在宿醉吧。他這麼想著,畢竟每次去喝酒隔天友人必定會宿醉,相較之下他倒是完全沒事。
  留意吉恩的動向時,偶爾會發現吉恩會注視著某個方向一會兒,接著又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般作罷。
  他順著視線方向看過去——哦,是別的監視者。
  手段太低端了吧。這不是都被發現了嗎。他不禁皺起眉頭,這種程度也難怪吉恩會發現。
  所以才會找我來當監視者嗎。他這麼想著,同時也明白五長官的格羅蘇拉並不完全信任他。
  他的視線自幼年就一直追逐著吉恩·奧塔斯,與是不是ACCA無關,因為他必須保護他,所以他一直注視著他。
 
  啊啊,最近一直糾纏著吉恩的,就是這個蘑菇頭了吧?望著電腦螢幕上的數據,他將友人需要的部分編輯成簡訊寄出。
  『雷爾隊員,加入僅三個月,就達到追捕罪犯人數名列第一,是備受期待的新人,不過曾四次私吞或倒賣扣押的贓物,還與黑道有勾結。目前手持你的打火機,心懷不軌。順帶一提,有曾參加ACCA總部入部考核的紀錄。今天工作似乎會提早結束,蘿塔怕你忘記買麵包差遣我去盯你買,今晚工作結束去找你,地點回頭再發給我唄。』
  「OK,發送。」他微笑著將訊息送出,希望這樣吉恩能順利把打火機拿回來啊。
 
  傍晚,吉恩去了西區的麵包坊買麵包,待對方買完出店門口,他就上前搭話:「那個蘑菇頭怎麼樣了?」
  吉恩的回答是抬手,讓他看清楚手上的打火機,紋樣則是紅色的鳥類——アッカ。
  「太好了。」他由衷地說道。
  「明明是和平的象徵,你卻老是搞丟呢。」邊說他邊邁開步伐往前走。
  「還能麻煩你一件事嗎?」對方就這樣背對著他突然開口。
  「嗯?」他停下腳步望著對方的背影。
  「最近總覺得被監視著。」
  啊啊,那個人果然被吉恩發現了。
  「監察課的人被人監視了嗎?」他語帶輕鬆地說著,吉恩則轉過頭望著他,能看出友人臉上的困擾神色。
  「知道了,會幫你查清楚的。」畢竟解決困擾也是他的職責所在,而且監視的人有他就足夠,不需要別人插手。
 
  進了PICIDAE,望見女孩在一旁的雙人座位上品嚐著甜點,桌上還放著計算機跟紙張,像是在計算著什麼。
  「喲。」他上前打了聲招呼。
  「尼諾!」女孩欣喜地喊了他的名字,而他也向走過來的服務生點了想吃的甜點:「巧克力聖代。」
  「前幾天你跟我哥去喝酒了吧?他酒量不好,不要讓他喝太多哦。」蘿塔這麼說著,看起來對於兄長明明隔天都會宿醉還總是喝過頭的行為相當看不下去。
  「知道了。」他這麼答覆,並提出詢問:「你在做什麼?」
  「整理管理費細目。」她低頭看了下桌上的紙本這麼回答。
  「隨時都能嫁了。」他不禁這麼說道。
  「我打算招贅。」蘿塔這麼說著,看起來很有打算,「就算哥哥辭了ACCA的工作,他一個人也無法勝任管理員的工作。」
  也是,他也無法想像吉恩當管理員處理帳目的樣子。
  但辭職……「那傢伙是不會辭職的。」邊說他邊低頭吃起服務生送上來的巧克力聖代。
  「哥哥明明不喜歡監察課的工作,為什麼不辭職呢?管理員也算是一份比較安定的工作,而且ACCA薪水也少……你不會跟哥哥聊這類的事嗎?」蘿塔這麼問道,從語氣中能聽出女孩對吉恩奇怪的工作熱忱感到困惑。
  「沒聊過呢。」他這麼說道。
  「下次聊聊吧。」蘿塔這麼向他建議。
  「了解。」要是能問出來就好了。
  「最近工作如何?」蘿塔問,她對他的工作內容總是很好奇,畢竟他總是滿世界跑就為了取材,有時還會跟他們兄妹說說工作的趣事或是見聞,他們都覺得他的工作十分充實且有意思。
  「挺忙的,找到一個不錯的話題,最近都得四處奔波了。」
  他可沒說謊,畢竟接下來吉恩也是要再半年內視察完十三區,他也得跟上監視才行。
  「畢竟是當過偵探的記者嘛!自由記者收入可觀嗎?」蘿塔這麼說道。
  「你還真是淨思考跟錢有關的事呢。」他不禁笑著說,對他這樣的說法,蘿塔只是回以微笑。
  「下次我們三人一起吃個飯如何?」蘿塔提議。
  「你下廚嗎?」邊看著手機的資訊,他一邊回話。
  「不是。」
  「我考慮看看。」邊說他邊站起身,看來得先趕去手機上說的地方呢。
  「那等你們工作穩定下來的時候,我們就聚餐吧。我下廚。」像是知道他跟自家兄長的胃口被她養得有多刁,蘿塔望著他這麼提議。
  「這下有幹勁了。」他微笑著答應下來,畢竟蘿塔的手藝確實不錯,不然每次跟吉恩約餐館就不會總是困在挑選好吃的店家這一點了。唯一慶幸的是他們兩人對酒不太挑,只要是能夠坐下來喝酒的店家,就算是路邊的小酒館也沒問題。
 
  他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穿過工作的制服了。對鏡整了整制服,確認服裝沒問題之後就前往手機所指定的地點。
  五長官之中的格羅蘇拉打算將他介紹給五長官的其他人認識,並進一步說明監視的工作內容,他得過去一趟才行。
  因為是直屬五長官,所以平時沒有特別的事時他都是以自由記者的身份在外行動,畢竟這身份最方便,什麼時候跟友人偶遇只要一句「來這附近取材」便能帶過,不會有任何被懷疑的可能性。
  在見完五長官之後不久,他就搭了飛機趕往森林區(ジュモーク区),並在BassWood與友人『偶遇』。
  當時吉恩正捧著蛋糕上的大草莓,一臉無語的盯著手上的巨型水果一邊咬了一口。
  『喀嚓』按快門的聲音。
  吉恩這才發現他的存在,他也無奈地開口:「這草莓也太大了吧。」
  「尼諾……」吉恩似乎相當訝異他的出現。
 
  「來採訪啊。」靠在路邊的欄杆上,吉恩這麼說著,像是在感嘆世界真小,怎麼他們兩人的工作地區居然會重疊到一塊去。
  「嗯,當地人推薦我來這家餐廳,沒想到你也在這。」他坐在欄杆上這麼說道。
  「之前跟你說過的視線,那次之後就消失了,多虧有你幫忙。」吉恩這麼說,看上去對此鬆了口氣。
  「那就太好了。」他這麼回答,畢竟作為監視的一方,對於被注視還是很敏感的,像他現在也感覺到背後有一股視線……看來五長官還真是喜歡派一些蹩腳的監視者來刺探他呢。
  「看上去是個小混混,可能跟那個蘑菇頭有關吧。」
  「嗯,原來如此。」邊吐了口菸圈吉恩這麼說道。
  果然喜歡待在室外就是因為可以抽菸的緣故吧。望著友人他不禁這麼想。
  「應該沒事了。」晚點去把後面那個正在監視他的監視者揍一頓,這樣五長官應該就知道派人來監視他是多麼多餘的一件事了吧。
  他可不喜歡在看著監視對象(吉恩·奧塔斯)時,還得顧忌另一個人是否會扯後腿。
  「總是麻煩你。」
  「跟我客氣什麼呢。」
  「也是。」
  「有空一起吃晚餐嗎?」他試著提出邀約。
  「我再聯繫你。」說完,話題結束,吉恩邁開步伐準備回到餐廳。
  「嗯,等你電話。」他這麼回答,並目送對方離開。
  「那麼,我這邊也得處理了呢。」斂起笑容,他裝作不經意地看向後方的對向車道,同時也確認了監視者的位置。
 
  傍晚,因為比約定時間還遲了一陣子,他便拿著手機看起了最近手邊的資訊,吉恩還沒來,他可以先確認一下對方之後的視察行程。
  「抱歉。」又過了十分鐘,友人氣喘吁吁地跑來,一停下腳步就開口道歉。
  「突發狀況嗎?」他這麼問,畢竟認識多年,他也很清楚對方的慵懶個性,若不是突發狀況,對方鮮少會狼狽到需要全速奔跑來店裡還遲到的情況。
  「嗯。」
  之後等吉恩歇夠了,他便招來服務生點餐。
  「辛苦了。」他邊說邊將生啤杯子與對方的杯子碰在一起,生啤的泡沫也因晃動而溢出一些。
  「你工作怎麼樣?」先喝了口酒之後,吉恩也問了他的工作狀況。
  「基本結束了。」手上就只剩監視的工作而已。
  「真羨慕你。」吉恩這麼說道,也是,畢竟半年內要跑十三區視察,也是夠忙的了。
  「要不你辭職來幫忙我吧?」他笑著提議。
  「四處奔波太累了。」吉恩托著腮這麼說道,完全沒覺得自己的視察工作也是四處奔波的一種,「而且你習慣單獨行動吧?咦?說起來除了我以外,你有其他朋友嗎?」
  「沒時間來往,空閒的時候就騎摩托車兜風,再來就是跟你喝酒。」畢竟他可不能讓視線離開吉恩太久。
  「你還是老樣子。」邊說吉恩露出了懷念的神情,「都快十五年了呢。」
  「是啊。」他附和著對方,畢竟時間還真是一眨眼就過去了,流逝的速度遠比人所想像的快很多。
  「因為你很不好接近。」吉恩近乎抱怨似的說道。
  「有嗎?」他彎起嘴角,這他可沒聽說過啊。
  「高中初次見到你,我就這麼覺得了。總覺得跟周圍格格不入。」吉恩這麼說著,彷彿那還是不久前的事一般。
  「當時你可沒比我好到哪去,令人難以親近的模樣。」他這麼感嘆,說到後來甚至笑了出來,「我們在某些地方很相似,所以才合得來。況且你也沒變,吉恩。本以為加入ACCA之後,你會變得嚴肅一點,但卻完全沒有那種感覺。」
  「監察課的人都很好。」吉恩微弱地替自己所屬的課的同事做了辯駁。
  「監察課的工作,你是真的討厭吧?」他這麼詢問,畢竟友人總說著不喜歡這份工作,卻還是持續做到了現在。
  「嗯,不適合我。」吉恩微笑著回答,看上去有幾分無可奈何。
  「但你卻不辭職,有不能辭職的理由吧?」不適合卻還堅持要繼續下去,除了有因以外沒有別的可能性了。
  「理由?例如……?」吉恩只是用問題將問題丟了回來。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他哭笑不得,望著已經微醺的友人,心想看來這次要被矇混過去了。「整天抱怨卻不辭職,一般總有理由的吧?」
  「就算我辭職……」邊說吉恩邊靠上椅背拿出煙盒,邊低聲嘟嚷著。
  「第一次看到那種菸。」他側頭一望,有支顏色不同的菸被另外擺在右側,煙盒一打開就特別顯眼。
  「嗯,這個嗎?我也是第一次見。」邊說吉恩還把菸拿出來端詳了下。
  「紅酒,喝嗎?」他微笑著提議,並希望在喝了紅酒之後,他能夠問出那根菸的主人是誰。
 
  「你還要幫誰帶土產嗎?」在超市吉恩像個迷路小孩四處亂走,而他則在後方推著推車,看著推車內越堆越滿,他都要由衷佩服起每次出差都託吉恩幫忙帶土產的人了,這開銷還真是不小啊……
  「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抱著兩包市販商品,吉恩一邊像抱怨一般回話……喝醉之後還能好好採買這也算是一種天份了吧。
  「那位嗎。」他嘆了口氣,看來短時間內採買是不會結束了。
 
  「吉恩·奧塔斯在森林區收到了一支煙。」他坐在某棟高樓層建築邊上進行匯報,一邊發出重申:「另外,找人監視我是多餘的。我再說一次,不會有比我更適合的監視者了。我還以為已經取得你的信任。」
  語畢,電話那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他還記得被五長官找去之後的私下面談,對方也是如此謹慎。
 
  『決定此事,似乎花了相當多的時間。』
  『那是當然。畢竟你是吉恩·奧塔斯的朋友。黑(クロウ)。
  『你的部下所進行的監視都已被吉恩·奧塔斯識破了,』邊說他邊起身準備離開。『而我不會出這種錯。』
  『如果傳聞是真的,其他長官也很快就會得知。』
 
  「那麼,保持聯繫。」語畢他就放下手機,對方也隨即結束了通話。
  「畢竟他從未察覺到我的視線呢……」邊說他邊抬手將眼鏡往上拉高,以便看清楚眼前注視的建築物——吉恩今晚下榻的飯店,在凌晨只有這一間房間的燈光依舊散發著明亮的暖色調。對方剛結束採買回到飯店,因為喝醉的關係,可能還得折騰好一陣子才能安份躺床睡覺。「三十年來,一次也沒有。」
  會向對方表明只需要他一個監視者就夠了,也不能說是沒有私心。
  硬要說,大概是佔有慾作祟吧。
  畢竟那是他一生當中都會不斷注視著的對象。
  所以不希望他人插足其中。
 
 
  THE END
 


  作者廢話:
  內文總字數:5182
  愛是強大的,我又寫出了一篇
  為了怕劇透,所以寫寫動畫兩集的部分,是以尼諾為出發點開始寫的,我很努力地想把他營造出跟蹤狂的氛圍,好像沒有想像中順利(笑) 嗯從這點就能了解到:人帥真好。(並不是#
  其實是因為我大致知道他監視的理由,所以實在無法把他寫得很病XDDD(大概動畫八集以後就會提到,沒有剪過頭的話
  部分描寫動畫沒出現,是我掰的,跟原作沒有關係,在此說明一下。
覺得自己這篇最厲害的地方:把跟蹤狂的行徑寫得像那是一份工作一樣認真嚴肅,我根本超努力在把他的行為合理化啊XDDDDD
修了有些部分,簡訊內容做修改是因為注意到吉恩邊唸邊看著簡訊時到後來露出了笑,我想肯定是友人寫了什麼吧XD
  謝謝大家看完//// 希望台灣早日代理漫畫(合掌



同場加映 突發短打


  #ACCA #突發
  努力不劇透,短打。
  尼諾→←吉恩
  對角色算不上很熟,要是角色崩壞就對不起大家了(掩面
  可接受即可往下閱讀↓↓



  ﹡設定BUG:吉恩知道尼諾注視著他三十年這件事(我不曉得原作裡吉恩後來到底知不知道)

  「你對工作還真是熱心呢。」望著在一旁好整以暇望著他的友人,吉恩無奈地垂下眼,一如往常的懶散模樣這麼說道。
  明明只是讓對方充當苦力,陪他來賣場採買,對方也能目不轉睛地在後頭直勾勾地盯著他看,這麼刺人的目光自己居然一直都沒察覺到,真想為以前的自己點根蠟燭。
  「嗯?」尼諾因他的話疑惑了半秒,接著莞爾,真糟糕,原來察覺視線之後就會覺得他的視線刺人了嗎?他這麼想著,同時開口解釋:「我今天休息,而且會一直看著你也不全是因為你是ACCA一員的緣故。」
  「是嗎。」雖是這麼說,吉恩卻不是真的懷疑,倒不如說是不在意答案如何,對於他這樣把自己的事如同置身事外那般事不關己的態度,尼諾可說是相當習慣了。
  「畢竟蘿塔也很擔心他哥哥呢。像是喝酒總是不懂得適量之類的。」尼諾笑著說道,同時伸手幫友人推著東西越堆越多的手推車……土產這樣越買越多沒問題嗎?
  「你也有不對哦。」吉恩只是看了他 一眼聳聳肩,「她跟你叮嚀我喝酒的事時,你肯定邊說著『了解』,然後在喝酒時還是不停地給我倒酒的不是麼?」
  不愧是他的好友,對他真是了解。尼諾勾起唇角。
  他必須承認灌酒是因為喝醉後的友人很有意思,能看到與平常淡漠冷靜的友人不同的一面他總覺得很新鮮,不自覺就把對方灌醉了。
  「還是你了解我。」尼諾笑著伸手拍了下對方的背。
  「我是在抱怨你性格惡劣啦。」吉恩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傢伙還真是,明明夠聰明,卻只選自己喜歡的聽,從以前就是這樣,真是讓人拿他沒辦法。

  Fin.


  作者廢話:
  就是,非常非常短的短打,著重在描述,怕劇透太多只好寫得安全一點,不提及任何劇情,只是普通的購物陪買(跟動畫第二集相同)
  因為動畫只有兩集,個性不太好抓,雖然看過日版漫畫了但對他們的互動還不算很熟QQ 只知道吉恩不太在意事情的個性(是那種「等你覺得時機合適了再告訴我也沒關係」的那種個性,超級淡泊)還有尼諾給人遊戲人間的感覺(((((希望漫畫後三集能改觀
  感覺美化了很多,沒辦法我喜歡尼諾 就算他是跟蹤狂還是恐怖情人我也(沒人問你#
  希望角色崩壞沒有太嚴重(掩面)不要問我怎麼吉恩出場沒抽菸,超市內禁止抽菸啦(欸
  謝謝閱讀到最後的大家(鞠躬
  看第一集動畫時,我是諾特→←吉恩
  看了漫畫之後,妥妥掉入尼諾→←吉恩,完全爬不出來(不
  灌酒的理由要看漫畫後期會不會交代,前三集印象中沒提到
  不過我知道後三集尼諾也有帥過一把的(看捏他說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