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封閉自己的心,靜靜的傾聽,什麼也不表態。 這,或許只是劣根性。

穿越吾命25 尾聲(完結)



5年後……


突然一道光擊到街上,之後,出現了兩名紫髮的女孩。


「沒事吧?」戴眼鏡的女孩邊伸手拉了另一名綁著頭髮的女孩邊問。

沒錯,戴眼鏡的女孩和綁髮的女孩分別是5年後的玥和音。

「還好,這是哪?」音問,她一直都很冷靜,兩人外表看來大概只有20歲左右。

但其實,她們21歲了……

「天曉得。」玥聳肩,接著看音站起身了,便放開了拉著音的手。

「天啊!本想說去哪轉轉,結果為什麼會傳送到這啊。」音抱頭說。

「還敢說,真不曉得是哪個白癡問我月斯在哪,接著我一帶你去到他的地方,你居然直接

開始亂動東西。」玥眼神中帶有責備以及不耐煩,她本想帶音出去找月斯回來之後就要好

好的在基地改公文度過一天的。現在可好,公文都別改了。

而就在音像個好奇寶寶在月斯的地方(?)到處亂跑亂看的時候,踏到了魔法陣,玥正想

過去把音拉開,哪知就和音一起被傳送過來了。

「對不起啦,我們還是先想辦法回去吧?」音苦笑著說。

「回去?你還敢提啊?月斯這整個禮拜都出差去了不在,你想叫誰來救?」玥沒好氣的回。

「天茫?」音試著舉出人選。

「他跟月斯一起出差去了!他弟也不知死哪去了,其他的都要忙別的任務都沒空,這個月

剛好是神界最忙的時候!」玥幾乎快抓狂了,好死不死剛好卡到神界最忙的時候,這個月

看來都得待在這了……

「玥,冷靜……我們先找人問問看這是哪……」音只好拼命安撫玥的情緒。

「那個,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音拉住了一個金髮的男子問。

「這裡是光明神殿附近的街上,光明神將會指引兩位迷途的羔羊走往你們的目的地,希望

兩位到此能玩得愉快。」男子轉過身來,伴隨著一連串的光明神語加上燦爛的微笑。

天啊,有沒有搞錯?上街買個東西也會被抓去問路……男子無言的心想。

金髮藍眼?光明神殿?音愣了下。

「小姐?」那名男子看音愣住了,只好出聲詢問,因為音還抓著他啊。

「格里西亞?」音回神,接著脫口反問。

「呃……不好意思你們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們口中的人,我是艾洛。」男子苦笑著說。

仔細一看,眼睛的顏色也不像海洋般藍,而是像湖泊般的顏色。

「抱歉我認錯人了……」音尷尬了下,苦笑著說。

「笨蛋,看就知道不是好嗎。他們倆有些微的不同。一個頭髮有些微分差,並一個則沒有

。而且眼睛顏色也不一樣好嗎。」玥馬上吐槽。

「誰叫你不事先告訴我啊!」音有點不悅的瞪了玥一眼說。

「誰叫你講那麼快,想拉都拉不住呢。」

玥聳聳肩說,接著索性靠到一邊的牆上,接著用手枕在頭後。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呵……」艾洛笑出聲。

「你笑什麼?」音突然冷眼看著艾洛。

「沒、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們倆的對話很有趣。呵呵……這樣吧,你把那個人的長相個性

什麼的都告訴我,我幫你們找他,好不好?」艾洛笑著說。

「格里西亞,金髮藍眼,他劍術不好,神術卻強到跟比教皇還強……」音開始說。

「呃……是祭司嗎?」艾洛問。

「不是,是騎士。聖騎士。是38代的太陽騎士。」音肯定的回答。

「那我知道了,我帶你們過去吧。我剛好也有事得過去找他。」艾洛微笑著說。

而一路上,三人就這樣邊走邊聊,像是熟識許久的好友般。

「對了,都聊那麼久了,都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呢。」艾洛微笑著說。

「我是音。她是我妹,玥。」

音微笑著大概介紹了下,玥也只是抬眼看了下艾洛,打了下招呼。

「好了,走吧。他應該等我等得不耐煩了吧。」艾洛苦笑著說。

交誼廳……

「所以雷瑟,他們那次離開連道別都沒有,可把教皇氣到直跳腳了呢。看那老頭的樣子我

真的快笑死了……呵呵呵……」金髮男子正和同桌的黑髮男子說著。

「格里西亞……」黑髮男子滿臉無奈。

沒錯,這兩人正是38代的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格里西亞和雷瑟。

「不好意思打擾了……」一個聲音響起,接著另一抹金色走到了格里西亞和雷瑟的面前。

「艾洛,你這次慢了。去買個東西需要這麼久嗎?你知道要不是寒冰給我甜點袋我現在可

能已經餓死了。」面對格里西亞連珠砲式的抱怨,艾洛只能苦笑。

「老師,有兩個人找我問了路,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要找你的……所以我才帶她們過來

。」

艾洛說,接著往旁邊一站。這艾洛一讓開,格里西亞和雷瑟便看清了站在艾洛身後的兩人。

是玥和音!

「你們也知道要回來啊?」格里西亞笑著調侃。

「格里西亞!好久不見了呢。」

音先微笑著說,她笑得十分燦爛,感覺是真的很高興能再見面。

「HI。」

而另一位—玥,則只是很冷淡的抬了下手打了個招呼,接著就繼續看著不知打哪來的書了。

「好久不見了,兩位。」兩人也回以微笑。

「艾洛,你先去忙吧。為師我想跟兩位好好敘下舊。」格里西亞說。

「是,那我先離開了。」艾洛微笑的說完,接著便離開了。

「這傢伙是39代?長得還不錯。當老師很辛苦喔,知道當時尼奧老師的辛苦了沒?」

音笑著說。

「算是吧……該說是有其師必有其徒吧……」格里西亞有著些微的感嘆著說。

「嗯?什麼意思?」音聽不太懂他的意思。

「意思就是說,他跟當年的尼奧老師一樣,忘了選後補騎士了。」雷瑟無奈的搖搖頭說。

「……」

「不談這個了,你們怎麼會在這?」格里西亞笑笑轉移了話題。

「呃,還是別提了吧。從一來就被玥訓了好一頓呢。」音苦笑。

「還真敢說,真不曉得是誰的錯呢。」玥的聲音很冷。

「是是是,對不起了,下次不會亂動東西了啦!」音哀怨的說。

「我不會讓你有機會再動到那些東西的,要是往後還有機會再體驗像這次的事的話……

你的後事我會幫你辦得風光點的,不用擔心。」玥揚起一絲微笑說。

音發顫了下,她知道,玥只要生氣時笑,就知道她往後最好都小心點為上。

「……話說玥,你情感都找回來了嗎?」格里西亞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似的問。

「這可快了,過1個月就找得差不多了。」音聳聳肩說。

「嘖,少囉嗦。」玥撇過頭去,天知道她是怎麼了,不過音倒是有看到她的耳根紅了。

「哟!看看誰來了,真是稀客呢。」

一聞聲,轉頭一看,這不是希歐和艾爾梅瑞嗎?

「他們倆找我學生問路,所以才會在這裡。」格里西亞說。

「好久不見。」音微笑著打招呼,但玥只是點了下頭當作招呼。

「幾年不見,你們看起來也不錯嘛。」希歐笑著說。

「你們不也是?」音笑著反問。

「少把我們跟某殿男相提並論。」是喬葛。

「你說誰是殿男啊你?」格里西亞回。

「兩人又要吵了。」聽得出希歐語氣中的無奈。

「這兩人,這幾年相處模式還是不變啊。」玥終於開口說。

「一直都是這樣。其他人呢?」艾爾梅瑞說。

「在基地忙著呢,是吧。音。」玥調侃著說。

「玥你真是沒大沒小,好歹在別人面前,叫聲姊姊吧?」音皺了下眉說。

「這麼做作又麻煩的事我可不幹,我又不是你。」玥開口損了回去。

「什麼話啊你?那樣算做作?那是禮貌!」音整個差點就被氣昏了。

「那就請你好好表現你的氣質吧,我看著就好。」玥仍是平淡的說。

「你……」音氣得只差沒直跳腳了。

「呵呵呵……不管過幾年,看你們姊妹鬥嘴永遠這麼好玩。」希歐笑著說。

「反正月斯起碼也要在一個禮拜才會回來,好好把握跟昔日好友相處的時間吧。」

玥攤攤手說。

「恩,那白雲……白雲在嗎?」格里西亞說。

「我在……」白雲仍舊不變那虛弱的聲音。

「去把38代的十二聖騎都找來,說是老朋友來了,要他們過來聚聚。」格里西亞說。

「好……」白雲準備飄走。

「等等!記得叫寒冰把甜點也帶過來!」格里西亞又補上這句,雷瑟只能無奈的搖頭。


﹡        ﹡        ﹡


「現在想想,真的好久不見了呢。」艾維斯感慨著說。

「那你的恐女症治好了沒啊?」音笑著問。

「呃……別提這個了吧……」艾維斯臉上閃過一絲無奈。

「那格里西亞,你呢?安定下來了嗎?」音又轉向金髮藍眼的男子問。

「還沒那麼快,我還想風流……咳!多在外面兜轉個幾圈呢。」

格里西亞發覺自己說溜嘴,急忙改口。

「你行嗎你?你不是還是個處……」喬葛笑著損人。

「停停停,死大地你說啥啊你!」格里西亞急忙打斷說,看來兩人又要吵了。

「看來大家都變了不少了嘛。」玥獨自一人抬起頭感嘆著說。

「啊,每個人真的都變了。」回應他的,是在一旁看著格里西亞以及其他同伴的雷瑟。

 

不過我們的友誼,依舊不變。

十二聖騎士的傳說,也將依舊不變。

會一直,一直的傳下去。

不管是傳說還是友情。

 







 








 

 

 

 

 

 

THE END

 








作者廢話:


終於搞定它了!萬歲!


接下來就先歇會……(謎:你不是休息很久了?)

咳!總之我先神隱去休息啦!

各位再見~


請繼續支持某玥的坑以及期待她填完所有的坑。

 

                  By 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