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封閉自己的心,靜靜的傾聽,什麼也不表態。
這,或許只是劣根性。
  • 258729

    累積人氣

  • 5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因與聿 東x玖】 咖啡館

 

*點文者(暱稱):頄九

*題目:咖啡館

 關鍵字:暫不設定

*指定CPx
 
 設定:可填可不填

*文章性質:HE這對當然要傻白甜阿!!!!

 其他:暫無。


因與聿 東x玖】 咖啡館
 
CP:東風x玖深
 
01
這間咖啡館,店名名為希冀,簡單而明瞭的店名,加上古色古香的建築,以及美味的咖啡與甜點,讓店裡的客人流量總是不曾間斷。
玖深其實並不認識那個坐在角落的男孩子,只是每次都看到他在固定的位置埋頭畫著˙估計應該是學生吧?
「你的香草起司蛋糕。」
「我沒有點。」
「本店招待。」
這是他們第一次接觸,由玖深所建立起的第一次交談。
 
×
 
  玖深.ver
 
玖深當店長這麼長時間,還是最近才注意到這個很瘦小的顧客,對方總是坐在窗邊的位置,低著頭寫寫畫畫,每次送餐點路過時玖深總會在意地瞄上幾眼,都是不一樣的人物或是風景畫的架構初稿,只有一點雛形但還是看不出是在畫什麼。
  所以在那一天,他主動招待了餐點,藉此為契機跟對方搭話了。
  一開始的印象就是個刺蝟類型的人,根本不准外人踏入他的領域,豎起的刺像是隨意就能扎傷人,對人感覺像是完全的拒絕。相處之後才發現對方其實意外的懂很多,思考的也很遠,生活很自由看似不受拘束,也不會被別人約束住。
  就像是狼一樣,不會主動群聚,不受生活拘束。
  久而久之,玖深會替他保留專屬的位置,即使總被斥責「多管閒事」。因為在多次的聊天中玖深注意到對方有厭食症,有時候甚至會跑去洗手間吐,為了盡量避免這種狀況,他每次都會換上不同的飲品,對方也會看在他的笑臉上硬著頭皮吃幾口,然後試著不要吐出來。
  他沒想過要對方治好厭食症,畢竟那不是一朝一夕能治好的心理疾病,提了也只會造成對方的不愉快,已經年過二十的玖深明白什麼時候該保持沉默,什麼時候能夠不受拘束的談天。
  過了幾個月之後,入冬了,下午鄰近傍晚的咖啡店客人流量已經開始減少,他依舊會為那名叫言東風的男孩留座位,以及與以往都不同的熱飲。
  來往了這麼長時間,玖深仍舊沒能看清對方本子裡畫得是誰。
  直到快入春的時候,他終於在不經意的狀況下撞見了內容,竟是——
 
  言東風.ver
 
  言東風會選擇這間名為希冀的咖啡館,並不是毫無理由的。
  他注意到店長是個看似沒心機、相處之後更是確定他是個完全沒有心眼的大笨蛋,每次到店裡總是被招待不一樣的餐點,他對此總皺著眉頭,嘴上雖然唸著多管閒事,但每每對上店長就不經意柔和的表情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
  他只是不習慣面對別人的好意。他有厭食症,就算給他食物也只會吐出來而已,這他是知道的,他也相信那位名為玖深的店長知道,因為就他的做事習慣、個人態度跟思維來判斷,他覺得對方是會注意到這種細節的人。
  他很聰明,很擅長推論跟理論上的一些思考跟逆向反推,所以他已經對這個充滿心機的世界感到厭倦,對於難得出現的那個內心純淨的玖深,就像是沙漠中的綠洲一樣的難能可貴,令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追隨著他。
 
  因為科系跟工作需要,所以他對於畫畫非常擅長,玖深只知道他是來畫畫跟找靈感的,並不知道他確切在畫什麼……東風也做不到主動給對方看這種事情。
  這天在已經放學的教室裡,那時候教室已經沒剩什麼人,三三兩兩的各自準備結伴離開,東風隨意的翻開他的插畫本,有畫人的,畫景的,很多很多,但是裡面都有一個主角,不管遠近或是大小,總能讓人看圖的同時一眼捕捉。
  玖深。裡面的主角都是玖深,也有單人的近照,是他在咖啡館認真工作或是煮咖啡的樣子,認真思考的樣子,凝望遠方的樣子,因為疲勞而打哈欠的樣子,或是送餐點給自己時帶著溫和微笑的樣子……很多很多。
  因為東風其實也擅長速寫,所以在咖啡館的時間裡,他已經快畫滿整本空白本子了。
  「哎呀!這不是玖深小弟嗎?學弟你喜歡他嗎?不然怎麼畫一堆啊?認識你這麼久沒想到你……」
  「我不是你學弟,滾。」望著明顯是從醫學系那棟晃過來的嚴司,東風一看到他就只有滿肚子的火,他吐出冰冷的語句。
  「啊呀小東仔怎麼還是這麼不親切……」
  「嚴司。」身穿黑色西裝的黎子泓邊揉著額側邊喚了友人的名字,算是制止他再繼續激怒東風,順勢也幫那個不會道歉或是根本不懂得道歉的友人道了歉,「抱歉。」
  「給我滾。」對方的話語裡充滿了不歡迎,可見嚴司的說話方式還是很有攻擊力。
  待他們走掉之後,東風才靜下心來。
  他喜歡玖深,他不否認。
  他需要的只是一個直面面對這件事情的機會。
 
  玖深 and 言東風.ver.
 
  在那年快入春的時間,東風依舊來到店裡,坐著相同的位置,桌上放著每天都變著花樣的飲品或是餐點,但他仍是靜靜地坐在座位上畫著畫。
  突然他聞到一股味道,當下他微微皺起眉頭,尼古丁跟奶油還有咖啡豆的味道互相攪和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令東風感到不舒服,這會讓他想起他剛剛勉強吃了幾口的起司慕斯蛋糕。
  「……」
  他想吐。
  於是他站起身,看他面有難色,服務生便將他引導往盥洗室的方向去了,畢竟這位客人也不是第一次有這種症狀……雖然之前都是不打招呼直接就吐了整地面,收拾也算夠嗆的。
他需要洗把臉,或許還需要漱個口,或是去廁所吐一吐,看能不能緩解突然湧上且久久不散去的噁心感。
 
  玖深的咖啡館裡基本上是禁菸的。
  在發現有客人吸菸之後,玖深下意識地望向了東風的座位,發現他的面色有些奇怪之後,玖深判斷他是討厭空氣中充斥且正不斷渲染乾淨空氣使其變得汙濁的這個氣味,於是他起身去提醒那位客人店內禁止吸菸這件事情。
  還好客人是能溝通的人,道了歉之後即刻就將菸捻熄了,玖深去開了幾扇可動式的窗,讓咖啡館內的空氣得以流通,將這令人不適的空氣與外面清新乾淨的空氣做替換。
風透了進來,吹動了往常那個位置面上的畫紙,使其翻動了幾頁,連同畫本上的鉛筆也似乎要滾落地面。
  玖深邁開步伐將筆扶穩,順勢問了附近的服務生東風的去向,其中一名則表示說人已經往洗手間的方向去了。
  ……可能是去吐了。玖深望著被動過的慕斯蛋糕這麼想,真可惜,好不容易才吃下去的東西。
  然後他回過身打算將剛剛要滾掉的筆放好,回過身看到畫本的同時,他睜大了雙眼,愣在原地。
 
  「你……看到了?」先打斷現狀迫使他回神的是剛要回到座位上的東風,他望著玖深,只能說玖深會看到他長久以來在畫的東西這個情況讓他很意外,但他很快就收起詫異冷靜下來。
  「呃、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看的……」玖深看起來手足無措,整個人很尷尬的僵在原地。
  「看了都看了,也不是什麼不能讓你看的東西……」東風有點煩躁的抓了抓頭,然後移開視線半會兒,才有嘟嚷了,「比預定時間早太多了……算了。」
  「嗯?什麼?」玖深沒聽清楚他說了什麼。
  「我喜歡你,」東風望著玖深,此時咖啡館已經沒有多少客人了,大都聚在收銀檯前等著結帳,然後各奔東西,他們兩人四周靜得嚇人,甚至連人們都沒空分神拋去幾個目光,而他望著他,等他的答覆。「你的回答是什麼?」
  聰明如言東風那樣的人,卻也有猜不透對方想什麼的時候。
  有啊,當然有。像他現在就不知道玖深會怎麼回答。
  會接受呢?還是會拒絕呢?抉擇的天秤左搖右晃,不知道最後會偏向哪一邊,當天秤提起『選擇』的同時,另一邊東風的心似乎也像被提著,整個懸空著,微微擺盪。
 
  「我……」玖深開口了,卻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是的,他在猶豫。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會在一個人的時候想起對方,擔心他是不是又吃不下東西,是不是又把好不容易吃下的東西吐出來了,又或是在學校過著怎麼樣的生活,遭遇了什麼樣的人,看了哪些景色……而那些景色裡,又會不會有他呢?未來,能不能一起走過那些路,一起度過那些時光呢?
  現在他可以做出選擇了,那些疑問都會煙消雲散。
  「我也喜歡你,所以……」玖深勾起唇角,他覺得身為大人,這件事情應該由他來開口。
  「未來的日子裡,你願意讓我的身影不只充滿你的畫紙,也存在在你的視線裡嗎?」
 玖深望著對方說出不符合他個性會說的台詞,像是意外他的回答,東風看來有些詫異,眼裡滿滿都是他的倒影。
  然後東風的眼底浮出笑意。
  「樂意之至。」
  最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他握住了他的手,他們相視而笑,玖深難得的想著,對方鮮少露出的笑容,竟然也能如此奪人目光。
  他們,還有很多幸福的路可以走,會一直一直持續地走下去。
  就如同咖啡館的店名,希冀。
  咖啡館替玖深帶來了僅屬於他的,那個燦爛且醒目的光芒。
  而你就是我的希冀。
 
 
 
  THE  END 
 
作者廢話:
哇哈哈哈最後好抒情好文藝喔(#
我的文風好像漸漸在改變(有嗎
對不起後來角色個性是不是跑了QQQ
個性有點太自信了是不是不太妙(掩面
我只是想寫寫開朗的角色(誰理你
最後我不知道有沒有甜到啊OTZ
總之是HE無誤QHQ
三千多算爆字數了吧(呆滯
 
 
 
02
  這間咖啡館是個名為東風的年輕人開設的,店名是潘朵拉,涵義是就算不懂也總聽過的內容。是木製的日式建築,大家總口耳相傳著店長雖然個性冷淡但是每種咖啡及甜點總是有種模仿不來的烘培技術,令人讚不絕口。
  東風看著總是坐在不遠處固定位置的青年,總是能看見對方拿本東西在翻翻寫寫,照穿著外貌還有行為模式來判斷,是研究生。
  「你的餐點。」
  「誒誒?我沒點啊?」
  「要吃不吃隨便你。」
  這是東風第一次主動與對方有交集。
  雖然對方的反應有點蠢。
 
  ×
 
  後來兩人再熟悉起來,是因為新來的服務生不慎打翻了咖啡,東風嘖了聲的同時也起身去收拾殘局。不喜歡跟人有肢體接觸的東風只是皺著眉盯著員工先道歉再做後續的處理,他低下身去收拾已經碎了一地的杯盤,卻不慎被劃出一道血痕,他嘖了聲不太在意,玖深卻不管身上淺色的衣服染上了咖啡的污漬,跟著蹲下身,然後一副擔憂的樣子伸出手要去確認傷口的深淺。
  「呃、你受傷了……」玖深對人說話總是缺乏氣勢,怯怯的樣子倒是像極了做錯事的那方,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摔破杯盤的。
  「小事情,不礙事。」東風只是淡淡地回答,像是對受傷完全習慣了,也正如他所說,手上有無數長短不一的傷痕,有些看似已經結疤,有些則像是新的,新舊傷痕不斷在手上各處重複覆蓋,看得玖深直皺眉。
  「不行,還是得擦藥。」玖深的語氣突然堅決起來,不顧東風不滿的掙扎就一把拉過對方,然後拿過隨身的背包就開始進行消毒跟上藥的工作。「不要看輕小傷口,發炎惡化還是很可怕的。」
  「嘖。」真是多管閒事。
  雖然表面不太甘願,但東風還是先無視上藥的狀況,支使員工幫忙把一地的杯盤碎片收拾乾淨,事情處理完,他才轉回過頭來盯著玖深幫他上藥。
  男子專注而認真的,先是幫他妥善消毒,同時也幫他檢視傷口長度跟深度,接著才開始上藥,盯著普通的醫藥包,東風從對方嫻熟的治療跟包紮方式判斷對方是醫學院的學生。
  東風感覺內心有一塊一直空著的地方變得暖暖的,這種陌生的感覺使他皺起眉頭。
  但是,卻不討厭。
  望著玖深,他陷入思考。
  不討厭……是嗎。
 
  之後他們漸漸有交集,或許是因為東風讓玖深幫他包紮的關係,玖深起初便是拿這件事情作為談話的開頭,問他傷勢有沒有惡化或是因為碰到水導致發炎,之後久了就變成玖深會坐到咖啡館櫃檯前的座位上,跟東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而東風也就只是聽,然後看心情答個幾句。
  望著玖深說著自己在學校的事情,果不其然是醫學院的實習生,喋喋不休的同時東風像是能夠看見,玖深正在發光成長的那個時刻。
  雖然現在還是顆石頭,但未來是會變成寶石的吧?
  那他就先靜靜地等待吧,同時也讓這份未開始的愛情先等待著,等待到了它適當該開花綻放的時機,再說吧。
  不會讓他等太久的。東風有這種預感。
 
 
  THE END
 
 
 
後記:
 
  兩年後,玖深如期從醫學院畢業,他們的交集仍是很頻繁,交情卻是比初識時來得深厚得多,什麼是玩笑什麼是認真他們也都已經能夠區分。
  望著耳根紅透、在自己面前不住的拉扯衣襬糾結著要不要先開口的男子,東風笑了。
  他知道玖深想說什麼,或許是跟他相同的也說不定。
  他靜靜地等著,男子最終像是下定了決心,他開口對他說了。
  「    。」
  東風綻出微笑,近幾年開始他漸漸變得有些笑容了,他覺得都是多虧了玖深也說不定。
  不管是不是,或許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未來,他們可以繼續更長久的走下去,以不一樣的身分站在彼此身側。
  「恩,我也喜歡你。」
  夕陽餘暉,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但最後相交的雙手,卻不會再分開。
 
  THE TRUE END
 
作者廢話:
這是個咖啡館老闆x醫學院學生的設定
感覺有點脫離原作設定呢(遠目
但我打下去才覺得跑掉了改也來不及了我就沒改了(欸#
 
 
03
  玖深跟東風偶爾會約在外頭碰面,他們常約在一間名為『緣起』的咖啡館,一起聊聊瑣事,或是討論工作。
  「啊!這個聽說不錯吃,你要不要點?」
  「不要。」說過幾次他不想吃了,還一直問。
  「啊……好可惜,如果你想吃什麼要跟我說喔,我可以幫你點。」
  「……不用。」
  又一次忍耐下對方多餘的關心,東風盡可能保持心平氣和地回答。
 
  ×
 
  到底是什麼時候彼此的來往次數漸漸多了,東風也說不上來,因為對方一直被需要檢驗的證物搞得焦頭爛額,他是最後看不下去而且也剛好很閒才會說要幫忙的,雖然他知道不可以跨過那條線,只要不跨越過去,他跟警察就不會是等號,永遠不會。
  他討厭警察,他的世界不需要別人,但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些想法漸漸的、變成了曾經。望著這個時而天真時而莽撞的鑑識,他總覺得不能就這樣放著對方不管。
  「啊!做為謝禮,我知道附近新開了間咖啡館,找個時間一起去喝杯咖啡吧?」那個他認為很傻很天真的鑑識在他幫完忙之後這麼提議,這個提議……只讓他很想掐死他。
  「……」
  之後他覺得答應下來的自己真是不知道當時是在想什麼,但他就是覺得,沒辦法拒絕對方。
  算了,只是喝咖啡而已,也沒所謂。他也只能這樣告訴自己了。
  「這個起司蛋糕我覺得不錯——」
  「不要推薦我食物,我不吃。」他覺得自己必須要更堅定自己的立場,才不會被硬塞食物。
  「……」沉默半晌,玖深尷尬地望著他,過一陣子才又說話,「你這樣不吃東西對身體不好……」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東風聽見自己冷清的聲音說出近乎冰冷的話語。
  那是唯一一次的不歡而散。
  後來誰也沒主動提起這件事情,他們就這樣一如往常,看到了會打招呼,需要幫忙就幫忙。
  一如往常。
 
  東風知道自己的狀況不會好轉,只要事情沒有了結,他就不會讓任何人踏進只屬於他的領域。雖然他不知道的是,這群人總有辦法讓他在無形中漸漸被改變,慢慢融入這個環境,然後不知不覺間,就成為了他們的一員。
  當他不知道是第幾次踏入警局,幫忙鑑識人員進行分析的時候,東風覺得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跟這群人扯上關係了。
  該死。他內心低咒,這就像是蜘蛛所吐的絲線,他已經踏入其中許久,無法退出。
  雖然虞夏後來說過不要讓他們這群小孩子參與進來,但這是他自己的決定,他有自信能夠甩開麻煩,也不畏懼死亡,所以他認為沒有人有權利管束他。
  不是想保護誰,而是不自覺的、想幫忙,就像是說著跟警察不是等號的同時,他也追尋著正義,他也想要以他的方式,將所有的事情都有個交代。
  矛盾,但他已經久而久之逐漸淡忘那樣的違和。
 
  「這間的東西還不錯,你要不要吃吃看?」玖深在提議之後,像是覺得不妥,他逕自懊惱的沉默下來。
  「好啊。」
  然後東風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下抬手取過叉子切了一口蛋糕吃下。
  「你……」對方像是很意外他居然肯主動進食一般,一時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他抬眼反問。
  「……沒事。」太過驚訝之後反而容易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一切都會在無形中潛移默化的改變。
  一切都會好的,就如同少荻聿曾經說過的。
  他起初不認同,現在他覺得能夠理解。
  而他的生命中,也會走進新的人。
  他會試著去接納,也會試著去改變、適應他現在的生活。
  一切都會好的。
  他如此堅信著。
 
THE  END
 
作者廢話:
爛尾謝謝,一點都不甜XDDDDD
最近噩夢循環所以我寫不出好東西對不起QQQQQQ
本來想從交往前、曖昧期、交往後這樣三個階段寫,到後來感覺全跑了我就只好OTZ(#
好好的補了三篇不同靈感同標題的作品,雖然跟我預期的出入頗大(頭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