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封閉自己的心,靜靜的傾聽,什麼也不表態。
這,或許只是劣根性。
  • 258730

    累積人氣

  • 5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台灣電影 陣頭

 
先說說演員

最初是因為關注陳博正這個演員,因為他總是演什麼都很到神韻,所以我一直很喜歡w
這次他飾演的是一個長輩、父親,很嚴格,也不會試著去傾聽,給人很頑固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最初的那個誤會,所以他變得對兒子很失望,也因為他說的話過於直接而鋒利,
所以他跟兒子的關係一直不能改善,他也變得不指望改善

柯有綸(習慣打這個綸←)這個角色,是個去北部離鄉背井學音樂,但最終還是回到家裡的孩子
他也只是希望能夠被父親認同
最初是因為備不斷的否定而離開,後來則是因為想被認同而回來
這個兒子的個性跟父親相同,都不願意低頭,也不願意先退開一步來做解釋,
而這樣的結果能夠讓我們看到他們彼此不斷交錯所產生的衝突

黃鴻升所飾演的,是與主角家對著幹的那戶人家的兒子,
同一個師父底下的弟子不同理念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而被實際詮釋出來的感覺是如何,
我想能夠在此劇中看出,情緒的描述也十分寫實
最初是個很不服輸的角色,但看到後來就能看到明顯的轉變
人跟人就是藉著不斷的互相影響,來取得進步的,而不是不斷比較,然後向下墮落
當然這是我個人獨斷的想法,大家請自由心證吧(笑


每個角色都有每個角色各自的定位跟成長,這部分就保留給大家去實際感受看看吧w


說說劇情

最初回到家的主角就跟父親吵了架,也因此還跟團裡的大家都鬧得不愉快,
當時的阿泰不懂為什麼不可以還手,只覺得被打就該反擊,那時的他還懵懵懂懂,連方向都還沒確定
他只想著要快點存錢,然後再一次離開家裡,
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去知道,跟家裡有關的、跟父親有關的事情

他看到父親對待梨子的態度,他或許會覺得不是滋味,或許也會覺得「我才是你兒子,你對我又是什麼態度」,但實際是怎麼樣的心情,卻也是他不會說出口的
因為他知道他已經過了覺得委屈就撒嬌的年紀,因為家裡不會有人聽他撒嬌,大家都很累,沒有人會讓他依靠,所以他學會不要依靠別人,漸漸的也不跟別人說他在想什麼
在最初跟競爭對手阿賢他們遇上,他雖然為了爭一口氣莽撞的答應了賭局,但後來也開始會考慮跟團有關係的事情
在一開始都還是會有爭吵、理念不合,大家都不願意支持他,他其實不太懂陣頭具體能夠做些什麼,只是依樣畫葫蘆似的,他或許有去查資料,也或許沒有,這部分就讓觀眾自己去思量了(?

他認為打鼓打到最後能夠想通什麼,但當時沒有人想聽他的,也沒有人打算堅持下來
即使破皮、起水泡,又甚至是磨破手而流血,他都沒打算停下,即使被父親指責,他也沒有停止
「都破皮了!流血見紅了你是看見了沒有!」
「但是從以前你就沒有把我當小孩子看。」
阿泰回給父親的斥責,是全然的冷然與說不出的心灰意冷。
他或許想說「我就比不上團的孩子嗎」也或許什麼都不想說,
但是團裡的人手受傷,他的手也受傷了,或許比他們更甚,但沒有人去關心(看到被斥責那幕當時我甚至激動地問說「怎麼沒有人問阿泰的手有沒有受傷」,直到手上的血滴到鼓面上我才確定他也的確受傷著

跟團員起衝突,又或者是跟競爭對手的阿賢起衝突,每次的碰撞都是成長的過程,變化總是潛移默化
決定去追隨大哥的鬼犬(不確定名字←)跟從前老被父親用酒瓶打傷的阿信,阿泰能做的也只有接受鬼犬大哥的拜託,以及去把阿信帶回來這樣
並不是因為被尊重了才成為團長,而是學會尊重,才成為團長。
我想這是阿泰最先學會的一課,而那時他開始學著替團裡的人設想,他也已經開始邁開了第一步
不要輕易地說要解散,因為這不僅僅是個陣頭的團,也是屬於父親的團
從他意識到這點的開始,他也開始產生改變
從劇情開頭的母親的斥責
「他都不清楚我在想什麼!」
「那你清楚他在想什麼嗎!」
他漸漸就會懂了,父親的想法
父親不見得都是正確的,但他帶起這個團,給他們"家"的感覺,這是無庸置疑的

團開始凝聚的向心力,像是能夠看見絲絲曙光一般
他想讓大家一起看見最美麗的風景,他想讓這個團變得與眾不同
他想被認同,被世界認同,被父親認同
讓大家知道,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不是三分鐘熱度,而是只要肯做就會成功 這樣的精神

他開始了全台灣的環遊,帶著這個屬於他的團一起
他知道這還不是他的團,但是他希望未來能成為他的團,
他想讓大家對他服氣,他想讓這個團未來也能被看得起
雖然一開始是苦的,但久了一定會有屬於這個團的價值產生
然後他們被訪問、上了電視,雖然這在預期之外

最先因此沉不住氣的,是競爭對手阿賢
所以他挑釁、出手打人,像是想把不滿的情緒宣洩一空一般,跟父親提出了要帶團的要求,卻被拒絕了
他覺得他沒有比不上阿泰的地方,但他看不慣藉由媒體而出名的行為
他明明才是最優秀的,為什麼會不能比他出名
所以他打算逼阿泰離開台中,他跟對方進行了新的比賽、賭局。

先上山頂敲下第一鼓的人就算贏,但他認為自己先到達頂端就是勝利
對陣頭來說,團才是一個個體,這件事情是此幕需要被領會的部分。
阿賢看著昔日的夥伴滾落山下,但他卻已被勝負蒙蔽,所以他沒有管他的夥伴
但阿泰卻停下,他不斷的跟同伴交替著扛太子爺上山的工作,互相鼓勵支持,甚至幫忙攙扶阿賢的夥伴,
所以到達山頂的時候,阿賢才意識到自己的巨大失誤
與一個人的勝利相比,要不要試著與更多人一起站上舞台贏得屬於大家的勝利呢?這段給了我這樣的感覺
但阿泰關注的卻不是輸贏,他提出了一起打鼓的事情
而那時候阿賢也開始改變了態度

只是兩方的父親都不願意低頭,兩方的孩子都在成長
或許觀念的不同,他們不能認可
但改變卻也確實地在持續著。
直到被最初的師傅點出教訓為止。

「我當時不是要跟你討枝仔冰,我是想讓你教我怎麼做陣頭。」
這句話點出了他們一直以來的態度問題跟根深蒂固的印象,父親一直認為兒子不成材,也不想聽解釋
對父親來說,解釋再多都只是理由的延伸,所以當知道真實的時候被觸動的心也會越發疼痛
「我只是想讓你認同我。」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要讓我做什麼,我都會做。」
這樣的對話訴說出阿泰對於父親,也想要被關注、被期待,
他不是不成材,他只是說不出口
他不是不聽話,只是拉不下臉
但在這幕他做出了退讓,他叫了他「爸」。而這也是一個轉折點。
此刻的阿泰,也只是個普通的小孩,想被大人理會的小孩。

不是傳統不好,只是比起傳統,更為新潮的思維也不是不能接受
試著看看,會發現這是一種新的做法,接受與否不重要,因為一樣東西的存在,
會有喜歡的人,也一定會有反對的人,而做出決定的人,就是這些角色
這是屬於這些角色的故事,留給屬於這些角色來編織
比起全然的拒絕,試著接納也是進步的一種方式  他給了觀眾這樣的感覺,然後將故事帶到了最終的高潮
演奏從最初的規矩,變得新潮,父親從阿泰的房間,才看出他的心思
他不會說出要認錯,但或許是那個時刻開始,他才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好好的看著這個孩子?
這樣的感觸,所以他帶走了那個娃娃,前往演奏會場

大家的辛苦都會有所收穫,並不是努力就絕對有回報之類的問題
而是你以幾分去做這件事情,就會收到相對的回饋,或許只是小小的掌聲,又或者是簡單卻意義重大的認同
端看當事人的視點跟想法


就說到這裡吧,只是一些想法。
感謝願意閱讀到最後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