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封閉自己的心,靜靜的傾聽,什麼也不表態。
這,或許只是劣根性。
  • 253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境界觸發者(World Trigger) 穿越部分設定

 
寫在前面的內容:
 
主要腦洞自創角色為 音、玥、沁、邪、蓮、律(我知道人物很多
因為腦洞總是伴隨著BUG所以可以的話不會寫成文章,因為BUG很多,如果大家還是不嫌棄,在未來我可能會試著寫看看(掩面)
 
 
 
 
【境界觸發者(World Trigger) 穿越部分設定】

主要角色人物介紹(因為我想不會有人看所以就直接放人設連結了


 
李玥音

  暱稱 音。
  原本在近界民世界生活,直到一年前才跟妹妹一同搬到三民市定居(是近界民但是看起來跟一般人差不多)。雖然自身持有Trigger但並不使用,以三民市學生的身份過著安分的生活(在加入BORDER之後也看似很安分)。
  サイドエフェクト是以聲音影響他人,就是言靈(這個比較像特殊技能)
  BORDER考試時被問及報考原因時,回答了「雖然對近界民沒怨恨但對於幫忙殺近界民這件事情這件事情有點興趣」,其實只是想要有個能夠正當使用Trigger的理由(加上因為近界民身分意外受到了迅的一點幫忙與建議)才決定報考。
  在加入BORDER之後因為沒參加團體RANK戰而對其抱持興趣,但因隊伍人數不夠而找了沁跟邪加入BORDER。在團體戰中擔任槍手,但其實很擅長攻擊手的武器。
  在本來居住的地方父親被近界民殺害,母親也因此事使得身心狀況急遽變差,現在基本上都只能待在家裡等兩姐妹歸來。音與玥親眼目睹了父親被殺害的經過,音因為當時沒能殺掉對方而對殺害近界民(或敵人)此事,有著極度強烈的殺戮慾望,雖然平時攻擊敵人都會以建築物作為攻擊,或是作為輔助,從不負責主要殺害敵人取人性命的工作,但那只是為了壓抑想殺人的衝動,而這樣的攻擊方式常被人誤以為是不敢對人進行攻擊(雖然音懶得解釋)。




李玥靜

  暱稱 玥,音的妹妹。
   サイドエフェクト不明,如果她跟音有心電感應這點可以算進去的話那目前就只有這個。
  因為聲帶受傷所以不能好好說話,平時也很沉默,基本上都是以手機輸入文字來表達自己想說的話。照音的說法是因為目睹了父親被殺的途中玥被兇手以刀劃傷了聲帶(悲憤交加的時候人總是會失控的,以致於被兇手視為排除對象攻擊),雖然傷已經痊癒,但有心理陰影的緣故而不怎麼說話,就算在RANK中因為戰術指揮而說了幾句話,也會在戰後有喉嚨發痛的現象,一直以來都是蓮作為心理醫生來輔導治療。
  BORDER考試時被問及報考原因時,回答了「想要選擇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會加入是因為受到了音的邀請,認為可以幫上忙才加入。
  在團體戰中擔任操作員,擅長使用孤月,但因為主張培養多個專長比較好而對各種武器做了多方學習(雖然非必要不會上場)。團戰中作為戰術的中樞,因為可以跟音心靈相通,所以戰術就靠音來傳達,邪覺得沒問題之後(戰術確認是否有可行性的人←)才會執行。對外大家都以為負責制定戰術的人是音(因為看上去在執行分配的人是音沒錯)。
  雖然是自己提出要幫忙擬定戰術策略,但主要是抱持著「主導戰術的人不一定只能有一個,而操作員並不會有緊急脫離功能,戰場內外都各有一個人也更能看清局面」的想法。
  從小跟蓮還有律一起長大,左眼在幼年失明,蓮自願將自己的左眼的視野分享給她,以彌補她眼睛看不見的缺失(視覺共享其實是AI後期會用的梗,這邊依舊延用,主要就是玥這邊能夠用蓮的視力繼續看見眼前的東西,而蓮的左眼則在玥發生變故時看見玥眼前的視野)。
  雖然不喜歡做法總是過於強硬的蓮,但不討厭身為他哥哥的律,即使跟蓮不再聯繫的現在,也還是會固定跟律通訊(玥以文字的方式V.S律的遠端視訊)。

 


方逸痕 

   暱稱 沁。
  作為音他們的鄰居而變成熟識,明明是鄰居但是他跟音倆姊妹並沒有唸同一所學校,而是就讀了較遠的學校。他跟邪都是選擇鄰鎮的學校就讀(搭電車上學的那種),是被普通的小家庭扶養長大的人類。前幾年為了找尋弟弟而以僱傭兵的身份到近界民的世界,以殺人換取情報,終於在一年前找到弟弟並順利相認,現兩人一同居住於三民市,並沒有跟父母一起住。
  BORDER考試時被問及報考原因時,回答了「希望能幫助同在這個鎮上生活的人們」,會加入是因為受到了音的邀請,但對於能以自身力量救助他人而感到高興。
  サイドエフェクト不明,給人「待在身邊便會使其心情平靜下來」的感覺,也有人說過有他在的地方基本上就能平息爭吵。
  對於被說了「你看起來不像是屬於在戰場上染滿血腥的人」這樣的話,認為對自己來說是種稱讚。
  在團體戰中擔任攻擊手,使用孤月,最初是在學習孤月的使用方式時巧遇了正好閒置很短時間的忍田本部長,後來被對方介紹去太刀川那邊學了一段時間,以致於跟A級隊員之間的關係不錯。
  是邪最為信任、在危急判斷時也會說「不管邪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願意去支持」的人。
  在近界民世界執行特殊隱密任務時,邪以自身判斷下令全隊撤退,將沁捨棄,對於此事沁在事後也表示「那是對現狀最好的判斷」。(這個是腦洞的劇情,但如果不會寫成文章的話應該就是不會打了←
 
 


林轡勰

  暱稱 邪。
  是在近界民的世界中被近界民扶養長大,那個家庭中的大人會不斷的利用他做各種武器與戰爭實驗品的實驗,需要他出去戰鬥的時候也會派他出去,雖然對近界民沒有怨恨,但因為這樣的環境促使了他對人心的不信任感。
  BORDER考試時被問及報考原因時,回答了「因為朋友說打團體戰人數不夠」,後來被考官說了換個更正式的說法時,他說了「為了尋求庇護」。會加入主要是因為受到了音的邀請(因為音說RANK隊伍戰人數不夠),由於自身Trigger量會誘使近界民的追捕,在惑星國家間移動也曾受到神之國的洗禮(換言之就是被追趕),所以主要說為了尋求BORDER的庇護也是這個意思。
  邪在考筆試時考試途中便趴下去睡著了,雖然總是說自己不喜歡盡全力去做一件事情,但據說當時的筆試雖然題目沒寫完,但剛好壓在及格線上通過考試。
  在團體戰中擔任萬能手,原因是因為比起遠距離攻擊,更喜歡近距離持槍攻擊,曾說過「比起遠距離狙擊敵人,我更喜歡近距離的射殺,這樣才能百分之百的確認敵人的傷亡程度」。認為遠距離狙擊手是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危而須不斷移動的攻擊位置,也因此不適合自己。
  自身持有Trigger但平時並不會去使用,持有黑觸發,サイドエフェクト分別為預知未來(能夠看見未來但其預知時間不定,對象不定,預知的內容也較為完整)及讀心(會自動接收到身邊的人的心緒,也因此邪平時會戴著耳機,非必要也不會主動出現於人前)。認為自己的黑觸發雖然足夠強大但他並不喜歡,所以能不用就盡量不使用。自己的黑觸發具有強大的攻擊力,且具備將其斬殺成功的人的副作用吸收為己用的功能。(這裡的斬殺也可以理解為吞噬,被吞噬掉的人就沒有什麼緊急脫離而是直接掛掉了,而サイドエフェクト會自動加到邪身上,也因此他不喜歡用這個武器)
  對於玥幫忙擬定作戰策略沒有意見,在她提出時說了「如果我是敵人的話,比起幹掉負責傳達的音(主要在於支援攻擊而非攻擊主力),還不如廢掉負責攻擊的棋子(沁跟邪兩人為隊伍的攻擊主力),沒了負責執行的士兵,再好的戰術也沒有任何意義。」這樣的話,目的在於讓她理解到這樣的做法是雙面刃,不能好好運用就沒有意義。
   人際關係比起沁來顯得慘淡得多,但因為近界民世界執行特殊隱密任務時捨棄沁暫時撤退這件事情,大家就表面的事情攻擊他,說他是會捨棄同伴的背叛者,加上他既不承認又不否認的態度,也因此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他。但對於這件事情,音並沒有責怪他,只表示「我相信你的判斷,只因為你是沁最重視的弟弟,而你也同樣重視他」。
  因為以前那些實驗而留下的巨大後遺症是三重人格,平時眼睛的顏色是淡藍色瞳色,變深的漸層變化是湖水綠(藍綠色)→靛色→紫色,雖然說是三重人格,但基本上人格的個性只有一種,但附加技能(基本上平時無法自由使用)有兩種。個性當下看不出異常,但只要交談超過兩句就會知道差異,因為其人格對於破壞及傷害的事情非常熱衷,第一是攻擊的能力不同,第二是空間轉移(就有點類似神之國的那個任意窗技能)。換了人格之後雖然認得沁,但連沁都會攻擊。自己為此人格專門研發製作出了小型的抑制器,分別以耳釘,戒指及項鍊的方式配戴於身,此抑制器的副作用是任何人的サイドエフェクト都對他不起作用。


 

冷沐祈

  暱稱 蓮。近界民,現今依舊於近界民世界生活,偶爾會為了將玥帶回近界民世界而過去三民市。具有黑觸發等級的攻擊力,主要攻擊能力為火,只要具備空氣或風其中一項因素就可以做為攻擊的地點。
  在當年玥的父親遇害而玥喉嚨被劃傷時,他透過玥的左眼看見了那邊的狀況,然後透過玥的眼睛作為媒介(有點像是成了攻擊的橋梁)將敵人於一瞬之間以火燃盡。
  使用的武器主要是子彈的槍跟做為刀的槍(都是槍但是型態是不同的)。
  蓮認為比起留在三民市,玥留在自己身邊更能就近保護其安全,但這樣過分強硬的想法身邊的人都不贊同。




辰稀聿

  暱稱 律。近界民,現今依舊於近界民世界生活。
  近界民世界執行特殊隱密任務時遇到沁(其實是發現對方被抓來當人質,平時跟玥通訊時有聽她提起過這號人物,所以不管有沒有搞錯人都先攔救下來),也因此才避免了後來邪屠城的危機(這個依舊是腦洞謝謝(欸#)。
  跟蓮抱持的理念不同,認為玥留在三民市較為安全,也較能以普通的日常生活調整心理的狀態,撫平心傷。


 
 

 
 
===============廢話部分:
 
在這裡說說這些BUG設定的吐槽吧(
因為我自己的腦洞我自己最懂,每個寫手都有與眾不同無法想像的腦洞。
 
 
 
話題扯回來,音比較像是比較明亮的角色,雖然也有黑暗的設定但基本上不怎麼會出現,相較之下玥就是個與之相對的角色了。當然玥自從跟蓮長時間分開之後心理治療就停了(不
每個角色的副作用的設定反而不太好掌握,所以就成了BUG之一呢(嘆
 
沁是個給人乾淨氣質的人,很難想像他是個會染上血腥的人,他報考BORDER的理由我想應該是六人裡面最正常的了吧(遠目
學校的部分請不要問我念鄰鎮為什麼要住這理的問題,也沒有人規定一定要住離學校很近吧XD(你再硬掰啊
沁的人際關係……我只能說有好的運氣加上好的機會就能夠融到一個團體裡面去,雖然說跟A級熟真的超級厲害的,但我想A級再怎麼強到見鬼也還是個人,至少不會過分高傲到眼睛長在頭頂上,沁能夠跟和善的人熟我想是不需要理由的(在描述的時候一直想到太刀川隊伍的出水公平這個角色,然後我就覺得我不用再解釋A級角色的和善親切了(誒 )
 
那個腦洞的劇情wwwwwww不好意思我無聊就是喜歡想東想西,大概就是會遇到BORDER內的無聊人士拿這件事情來說嘴,然後邪又懶得解釋,情境大致如下:
「唉呀,你不就是那個拋下同伴的人嗎?怎麼有臉還敢出現在這裡啊?」
「對啊,我剛剛聽BORDER的上層說以後任務為了增加同伴間的親密度,會採隨機分組,你小心點別跟我分在同一組喔,不然我也會把你拋下。」
大概就是類似這樣,不但不澄清還故意說些讓人覺得不妙的話,但他是那種會一邊嫌對方是累贅最後還是會去救對方的人,當時將沁捨棄他也是打著「要是人救不回來那就使用黑觸發屠城吧」的想法呢(誒
邪的設定大概是最龐大BUG最多的一個人了吧XDDD(你好意思#
 
邪的筆試真的太神了(遠目)雖然我覺得他是算好了肯定會及格才趴下去睡的,相較之下老實派的沁雖然認真寫,但分數也差不多在七八十分的程度的位置。
邪的介紹大概是最長最多的吧(望天)嗯我真愛他,外掛的設定總是最長(給我反省#
他的武器最犯規啊www雖然我沒打算讓他用(搭檔:設定太牛逼了不好駕馭齁
那個抑制器的研發,邪這個角色依舊很喜歡實驗,這個原設定不改動,而サイドエフェクト不適用,各種意義上我覺得也挺寂寞的,你想想看,這樣就沒機會聽到主角遊真的代表性名台詞『你說了無聊的話呢』了呢(你煩#
而且迅的サイドエフェクト,所謂預知呢,就是不能看見自己的未來,也因此才覺得殘念,邪雖然能看見未來,但他也不沒辦法讓迅看到他的未來啊(抑制器拿下來人格會出來),感覺超寂寞沒人能陪他玩的感覺(不是你設定的嗎#
 
而那個人格設定,攻擊是無差別攻擊的,後來雖然設定空間轉移邪也能使用,但基本上是不用的,因為他雖然來尋求BORDER庇護,但他對於以自身的能力幫忙做事很反感,也因此沒有將自己的サイドエフェクト詳細資訊上報。
反正就是BUG多多,所以寫文就會不太妙(因為架空上會有缺陷
所以大家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